Loading… 隔空對飲五糧液 穿越千年和美情_TOM資訊_鑫航國際
正文
Qzone
微博
微信

隔空對飲五糧液 穿越千年和美情

2021-01-18 15:46 TOM   

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……”當900多年前的蘇軾站在西湖邊吟誦出這句千古名句時,他一定沒有想到,900多年後的今天,西湖見證着一對對“淡妝濃抹總相宜”的新人,走上中國國際西湖情五糧液玫瑰婚典,開啓了舉案齊眉和相濡以沫的人生新旅途。

 隔空對飲五糧液 穿越千年和美情

美賽西湖,情滿長江。西湖和五糧液的攜手,不僅僅是一場代表着美倫美奐愛情的玫瑰婚典,也不僅僅是一個品牌和城市的共鳴,其背後,更奇妙地展現了一段穿越時空的和美文化情。

和美文化情不僅在於婚姻,也在於友情。在代表了蘇軾筆下“半熟黃粱日未斜,玉堂陰合手栽花”的杭州,和黃庭堅筆下“白髮又扶紅袖醉,戎州。亂折黃花插滿頭”的萬里長江第一城宜賓,冥冥之中,昔日“蘇黃”和美情誼,穿越千年桃花和春水,在西子湖畔再次相遇。

穿越時空的和美情誼

時空轉換到公元1098年,距離宜賓中心城區僅12公里,黃庭堅在溪邊獨酌重碧酒,思念蘇東坡情切,醉夢恍惚中似與東坡飲酒賦詩,醒後,便將此溪命名為“思坡溪”,此谷命名為“會詩溝”。後人取黃庭堅手書的“思坡溪”一碑中“思坡”二字作為鄉名,為思坡鄉。

如今的思坡鄉,早已隨着五糧液的興盛和宜賓城的建設而今非昔比。但從杭州到戎州(宜賓),從西湖到思坡溪到長江,蘇軾和黃庭堅的師徒情誼,卻一直流傳了下來。

黃庭堅與蘇軾的緣分,從一個忠實小粉絲的仰慕開始,終於宋朝兩大文豪的惺惺相惜。

一次偶然的機會,蘇軾出差公幹,遇到了黃庭堅的岳父孫覺。孫覺拿出女婿的作品,希望大名士給提下意見。蘇軾一見,大為欣賞,“這世上真的好久都沒有出現過這樣好的作品了。”大腕就是大腕,話一出口就是熱點,黃庭堅就這樣從小透明成了文壇紅人。

其實,那時蘇軾因為才華突出又口無遮攔,屢遭排擠,都已經有一貶再貶的跡象了。黃庭堅卻十分理解蘇軾的處境。一收到蘇軾回信,就開始自來熟了。蘇軾寫《春菜》,他就寫《次韻子瞻春菜》;蘇軾寫《薄薄酒》,他就寫《薄薄酒二章》;蘇軾寫《除夜病中贈段屯田》,他讀完後就寫了首《見子瞻粲字韻詩和答三人四返不困而愈崛奇輒次韻寄彭門三首》,然後感慨:“公才如洪河,灌注天下半。”和人談起蘇軾,也是一臉迷醉,滿心歡喜:“君聞蘇公詩,疾讀思過半。譬如聞韶耳,三月忘味嘆。”

“蘇黃”隔空唱和,頗有當年俞伯牙和鍾子期音韻和鳴的至交之感。

神宗去世後,舊黨重新得到啓用,蘇軾、黃庭堅終於在京城相見。在京城的三年,他們朝夕相伴、講道論藝,單是相互唱和的詩詞都達百篇之多。在蘇軾的提點下,黃庭堅也逐漸走向了大宋文壇的一線,時人開始將其與蘇軾作比,並稱“蘇黃”。

兩人情誼無間到相互調侃。蘇軾説黃庭堅的字太瘦,像樹梢掛蛇;黃庭堅卻説蘇軾的字有些肥扁,像石壓蛤蟆。

世事如棋,歡喜交替。兩位文豪短暫相處後,蘇軾貶到了海南島,黃庭堅被貶到戎州(今宜賓)。每想到兩人可能再無重逢之期,黃庭堅都悲痛難言,借酒消愁。因此,在宜賓也就留下了會詩溝和思坡溪,記錄着兩大文豪和美共鳴的千古佳話。

五糧液裏的桃李春風

蘇軾還喜歡釀酒,釀成蜜酒、天門冬酒、真一酒、松醪酒,每釀成一種酒必得意地寫詩作賦,留下了《蜜酒歌》《中山松醪賦》《真一酒歌》等名篇。377字的《東坡酒經》,堪稱釀酒之經典。

1059年(嘉祐四年),蘇軾蘇轍兄弟守制期滿後奉召還朝,侍父從眉山沿岷江東下游行,一路吟詩作對,把酒言歡。

船經宜賓時,看到此處釀酒成風,蘇軾詩興大發,連作四首詩詞。其中,描寫宜賓的“街頭酒賤民聲樂”之詩《戎州》,被後來再經此地的黃庭堅時常提及。

經歷過“江湖夜雨十年燈”,黃庭堅在仕途上心灰意冷。當他來到宜賓,被這裏淳樸的民風和盛世桃李的酒,深深感染,蘇軾的“街頭酒賤民聲樂”,在他這裏化為了“桃李春風一杯酒”,他整個人也變得開朗豁達了起來。

寓居宜賓三年,黃庭堅嚐遍戎州佳釀,寫下十七篇論酒的詩文。一日,戎州名流廖致平邀好友黃庭堅到家中品酒,當時詩界的規矩是“曲水流觴”,將酒杯置於水面,漂到誰的面前就由誰獻詩一首。當輪到黃庭堅時,他試傾一杯,先聞其香,其香沁人心脾,再觀其色,其色碧綠晶瑩。看着透明醇香的美酒,黃庭堅頓時興奮起來,所謂無酒不成宴,有酒詩如神。其當即吟詩一首《荔枝綠頌》。從此以後,戎州的“荔枝綠”就聲名鵲起,成了進貢朝廷的名品。

之後,黃庭堅復作《安樂泉頌》,這更是詩化了的一篇鑑賞酒質的評語。詩中讚美五糧液前身姚子雪曲“杯色增玉,白雲生谷,清而不薄,厚而不濁,甘而不噦,辛而不蟄”,短短几字高度概括了五糧液的口感與風味。

 隔空對飲五糧液 穿越千年和美情

900多年過去了,斯人已逝,但他們留下的佳話仍在廣為傳頌。而寄託了他們思想和抱負的詩詞,早就化為酒,由“重碧酒”到“姚子雪曲”“荔枝綠”,再到“五糧液”,被一代又一代人感懷。

天下達道是為和

單音不成樂,獨木不成林。“和”是中華民族最為珍貴的文化基因,是中國哲學最為推崇的“天下達道”。“蘇黃”友情,更是中國千古和文化的典型代表。

蘇黃之和,在於兩人才藝的頡頏和志趣的諧調。如果用一種物件來比喻這種諧調,恐怕只有五糧液比較相像。

“五糧液”,顧名思義,用高粱、大米、糯米、小麥、玉米五種糧食為原料,將五穀的不同香氣巧妙平衡,實現個性與共性的統一,和諧豐滿。釀出來的酒“香氣悠久、味醇厚、入口甘美、入喉淨爽、各味諧調、恰到好處”,此即五糧液之獨特風格,其絕妙之處不僅在口感的精妙,更在於它完美呈現了中華文化“不偏不倚”“致中和”的中庸之道。

如今的五糧液,擁有窖池3.2萬餘口,其中“長髮升”古作坊裏的“古窖泥”被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,是目前國博館內唯一一件“活國寶”,五糧液“老窖池遺址”被國務院核定並公佈為“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”。 

 隔空對飲五糧液 穿越千年和美情

萬里長江第一城的天地精華匯出釀酒的自然優勢,此乃天之和;匯五穀精粹,適宜釀酒用的高粱、大米、糯米、小麥和玉米各美其美,此乃地之和;以擇一事忠一生的工匠精神,得十萬人釀一城之濃香,一件需要用一生去專研的技巧,此乃人之和。

五糧液獨創技藝所天然包涵的天、地、人之和,與“蘇黃”友誼中包含的和美情愫隔空呼應,美美與共,各味諧調,恰到好處,踐行了和美文化的內涵。

如今,這股氤氲在五糧液中近千年的桃李春風,又順着萬里長江而下,於西湖之濱,與萬千有情人的繾綣相呼應,當一對對新人漫步西湖之畔時,他們共譜了一曲曲“西湖醉人久,和美萬家長”的新時代琴瑟和鳴的樂章。而“蘇黃”的和美之情,又籍五糧液和西湖,傳遞到了千家萬户之中。

 

責任編輯: WY-BD

責任編輯: WY-BD
廣告